上一節下一節

●彈出的圖片在您切換視窗後會自動關閉●

第二節 各地蜂起

  28日下午,青年民眾進入廣播電台(位置即今台北市二二八紀念館)向全島廣播事情發生的原委,並呼籲各地民眾起來響應。因此,自3月1日起,事件迅速擴展全台。

 
【廣播電台】
     

   基本上,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城鎮暴動,引起的騷亂,大致散佈於全台各大市鎮。偏僻的鄉間農村,則較為平靜。各地發生的狀況如下:

   基隆市於二月二十八日晚,即有青年市民進攻警察局,後遭憲警及要塞司令派兵開槍鎮壓驅散,當晚軍方即宣佈戒嚴,以後情形略見平靜。

   新竹市於3月2日開始,有民眾包圍地方法院及市政府,搗毀公務員宿舍,焚毀什物,經憲兵及駐軍出動鎮壓終而潰散。

   在台中地區,有楊逵、鍾逸人印發傳單,倡議召開市民大會。3月2日,市民大會於台中戲院舉行,台共首腦謝雪紅被推為主席,會後並遊行示威。嗣後,謝雪紅成立「台中地區治安委員會作戰本部」,許多青年學生自動前來匯集,武裝部隊並與官署軍警發生衝突。次日,自發性組織起來的各武裝部隊,奪取台中市各黨、政、軍機關,市長黃克立逃逸,後被緝獲。台中縣長劉存忠、專賣局分局長趙誠等皆被拘,全區外省籍公務員及眷屬被集中看管。之後,各武裝部隊經過整合,成立「二七部隊」,由鍾逸人擔任隊長,控制台中地區。

 
【台中武裝部隊】
 
【台中作戰本部】
 
【鍾逸人】
 
【烏牛瀾橋】
【埔里與二二八事件】
     

   彰化市於3月1日下午,即發生民眾於車站毆打士兵的情事。2日,有民眾數百名進入警局毆打警官,搗毀什物,並向市長要求將警局槍械交其保管,市長王一?允其請。3月3日,自市政府以下各機關均為民眾所控制。

 
【陳篡地】
     

   嘉義市於3月2日下午,有台中南下的三輛卡車載來一批青年,在嘉義市中央噴水池,呼籲市民響應抗爭行動。當天,嘉義民眾、青年學生大動員,各自編制隊伍,分頭襲擊視長官官舍與政府機關,接收警局槍械子彈。3月3日,三民主義青年嘉義分團與嘉義市參議會聯合舉辦市民大會,成立「嘉義三•二處理委員會」,組織「嘉義防衛司令部」。下午,民眾隊伍攻擊第19軍軍械庫,並控制嘉義廣播電台。4日晨,約三千名嘉義民眾部隊攻擊軍憲及政府官員聚集的山仔頂的嘉義中學。駐守紅毛埤(今蘭潭)的國府軍隊開進市區,向市區砲擊,死傷不少市民。吳鳳鄉(今阿里山鄉)鄉長高一生聞電,乃派湯守仁率領高山部隊下山支援民眾部隊。國府軍退至紅毛埤,民兵追擊,最後國府軍將軍械庫炸毀,撤守水上機場。全市外省籍公務員除被拘於城市有八百餘人外,其餘二百多人均困守機場。5日,嘉義的民兵與來援的台中隊、竹山隊、斗六隊、新營隊、鹽水港隊合力向水上機場發動總攻擊,切斷通往機場的水電。國府軍乃派代表媾和。民兵亦應允停戰。未幾,國府軍得到空投物質,即立刻反擊,民兵傷亡三百餘人,雙方僵持五天。在二二八事件中,嘉義地區可說是衝突最嚴重、戰況最激烈的地區。

 
【嘉義二二八】
 
【蘭潭】
 
【奮起湖】
 
【水上機場】
 
【中央噴水池】
 
【嘉義東門】
 
【嘉義二二八圖畫】

   舊台南縣轄下的斗六、虎尾、東石、北港等地區,有被激怒的民眾於3月2日夜晚圍搗區署及警所。縣治所在地新營亦發生暴動,縣長袁國欽率領縣府人員走避阿里山。新化、曾文、北門、新豐等區亦先後發生小規模的騷動。

   台南市於3月3日清晨開始騷動,有民眾侵入永樂町等派出所奪取槍枝、子彈。各派出所及第三監獄的槍械、海關倉庫物品、警察局保安隊武器彈藥,為青年學生所接管。6日,中等以上學校有二千多名學生持「擁護國民政府」、「確定民主政治」等旗幟,遊行市區。

   高雄市於3月3日晚上在鹽埕埔一帶集合了三、四千人,圍攻警局,接收武器。全市大陸籍公務員約七百餘人逃入壽山的高雄要塞司令部避難。以高雄中學為主的青年學生公開武裝反抗,以高雄中學為武裝總部,並攻擊憲兵駐在火車站,雙方發生激烈衝突,學生死傷者眾,乃撤退到火車站對面的長春旅社,由窗口和憲兵隊相互攻擊,學生最後彈盡援絕,趁黑夜突破包圍逃出,避入附近三塊厝一帶的民房。

 
【壽山】
     

   高雄縣岡山地區於3月4日發生警所被圍,民眾奪去二十餘枝步槍,進攻要塞駐軍,遭駐軍擊退。

   屏東市於3月4日開始騷動,市民脅迫市長將警局武器封存,並佔領市府及警察局。5日,武裝民眾攻擊憲兵隊,脅迫空軍駐軍繳械。

   宜蘭方面有民眾奪取空軍站宜蘭倉庫及蘇澳軍需倉庫的武器。

   花蓮市於3月4日有青年分別組織「金獅隊」、「白虎隊」、「青年隊」,並聯合組成「青年大同盟」,由許錫謙擔任總指揮,分別負責維持治安,收繳武器,並將所得糧食分予貧民,縣府人員見勢紛紛逃避。民眾乃一面要求軍警憲兵解除武裝,一面代管縣府。因民眾組織良好,甚少發生和大陸人嚴重衝突的情事。

   台東方面,3月3日有民眾數十人,包圍田糧處倉庫,奪取糧食。包圍昌華公司米廠,發現囤糧三百包,民眾並包圍縣長宿舍,縣長及大陸籍科長等輾轉經卑南走避延平鄉紅葉村。4日,奪憲警及機場駐軍武器,佔據縣政府及郵電機關。

  各地發生的騷動性質並不一致,有些地方確是武裝反抗,但有些地方只是民眾控制警所武器槍械,自行維持地方治安,或要求駐軍繳械,以免傷害民間。再者,各行動中參與的份子也相當複雜,包括有青年學生、失業者、地方領袖,也有地方流氓混跡其中。

 
【維持秩序的民兵】
     

  另一方面,在騷動中也有部分看到大陸籍人士,便不分青紅皂白加以毆打。由於大陸籍人士外貌不易辨認,因此要考驗對方是不是大陸人,便以台灣話或日本話詢問對方,如果兩者都不會,便斷定對方是大陸人,加以拳頭或棍棒,或集中於一地看管,使許多大陸籍人士在動亂中遭到池魚之殃,誠屬無辜,如同上海《新聞天地》的一篇評論中所說:「遺憾的他們沒有目標的看到外省人就揍,結果呢?原先作為對象的高官大員絲毫無損,而遭殃的卻是餓不死吃不飽的小公務員、商人、婦孺……。」

 
【慰問外省人】
     

  毆打大陸人的情事在騷動的最初幾天發生,以後因為各地的「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的呼籲不可胡亂毆打大陸人,使情況較為緩和下來。另一方面,也有許多台灣人於動亂中保護大陸人,或救助受傷的大陸人,充分發揮人道精神。


上一節下一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