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節

●彈出的圖片在您切換視窗後會自動關閉●

第七節 文化的差異與隔閡

  台灣自17世紀荷蘭統治以來,便充分顯現海洋文化的特性,與中國傳統的大陸性格大異其趣。到了清末劉銘傳主政下的近代化運動,台灣又較中國大陸其他地區前進一步,隨後歷經日本五十年統治,戰後初期的台灣社會與中國大陸已經產生不小的落差。

  特別是正當台灣處在日本統治時期,當時的中國面臨的是清末民初內憂外患的侵逼,建設總是趕不過戰火的破壞。反觀台灣,除了初期局部的武裝抗日,以及最後數年太平洋戰爭的席捲之外,大抵都處在和平的狀態。儘管日本在台灣殖民統治的本質是壟斷與剝削的,但確也為台灣留下了一些重要的建設。

  1935年,日本當局為了吹噓其在台灣統治的成果,而舉辦了所謂「台灣始政四十年博覽會」。當局擔任中國福建省主席的陳儀也應邀來台參觀,之後在一次公開的演講中,公開對台灣人民在日本統治下的進步成就表示道喜。

 
【始政四十年博覽會海報】
 
【李筱峰教授:歷史分軌 兩岸落差大】
   

  因此,台灣在戰後的進步,幾乎是所有來到台灣的大陸人所共睹的。如當時來到台灣的一名記者江慕雲所觀察的記述:「從祖國來的接收大員、視察大員、旅行觀光的人,還有一班心術極壞的淘金者,幾乎沒有一個不稱道台灣好、台灣富庶、建設好、氣候好、一片和平空氣……。有人說,假如這五十年,不是日本人在經營的五十年,而是我們經營的五十年,恐怕基隆還沒有成為現代化的港市吧?這彷彿是感慨,亦可以作為諷刺。」

  儘管台灣的進步,為旅台的大陸人所共見,也儘管大陸人士初來來台之時,受到台民熱情的歡迎。但雙方在開始相處之後,彼此的不適應便產生了。

  特別是台灣歷經日本統治下所沾染的濃厚東洋氣息,使來自中國大陸的人士感受尤深。如走在街上都充斥著「町」、「丁目」、「番地」等日式地名;商店老闆禮貌送客時,冒出來的是日語的「阿里阿多」(謝謝);台灣人寫的公文書經常出現令人啼笑皆非的日式用詞,諸如「仰爾等軍民一生懸命」、「開催大會有志一同」等。誠如演員常楓回憶他初抵台灣時的印象所說「一到岸上,看到的都是日本風味:木屐聲、賣魚丸的叫賣聲,按摩女的吹笛聲,感覺又到另一個地方。」

  台灣濃厚的日本氣息,看在剛剛打完八年對日抗戰、受盡「日本鬼子」欺凌的中國大陸人士眼裡,自然非常地刺眼而不自在。1946年底,新竹市政府甚至下令嚴禁市民使用日式兩齒木屐,並派員警到各製造廠禁止再製造,至於中國式無屐齒平底木屐則不禁穿。對種反日的情結,也使許多大陸人視台灣人受了日本的「奴化」,動輒以「奴化」的字眼加諸於台人身上。如1946年4月,當時的教育廳長范壽康便曾公開指責台人排擠外省工作人員是「完全奴化」。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在報告二二八事件時,亦將事因歸咎於「日本奴化教育之遺毒」。

  台人對「奴化」的指稱自然不能心服,另一方面,台灣人也對大陸籍人士的一些作風與觀念,如教員遲到、曠課、早退,民眾公共場合不遵守秩序及沒有公德心等習慣也難以接受。

  甚至有一些台灣人比較過日本人和大陸人後,發現日本人反而比較可愛,因而開始懷念起日本人,動不動開口閉口就說:「日本時代如何如何」。大陸籍人士看到台人開始懷念日本時代,動不動就「日本時代如何如何」,開口閉口又是日語、日本歌,於是又忍不住痛斥「奴化」,台灣人被指奴化後,又益加不悅,形成惡性循環。大陸人與台灣人之間文化隔閡而導致的摩擦,終使二二八事件成為難以避免的悲劇。

 
【漫畫】
 
【漫畫】
 
【漫畫】
 


上一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