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節下一節

●彈出的圖片在您切換視窗後會自動關閉●

第四節 政風腐敗、特權橫行

  陳儀履任之初,曾宣示公務員「不偷懶、不欺騙、不揩油」。對台灣人來說,官員不偷懶、不欺騙是理所當然,就如同一般人不殺人、不放火,何需特別宣示;至於「不揩油」則是一個陌生的詞彙,於是台灣人無不紛紛爭問何謂「不揩油」?最後才知道原來不揩油指的是不貪污,這也隱隱透露出新政權特殊的政治文化。

  國民政府雖然名義上給台灣人參政的機會,而實際上卻以「台灣沒有政治人才」為藉口,把許多受過良好教育的台灣人排斥在中高級職位之外。因此戰後的台灣,重要的職位幾乎由來自大陸的人士所壟斷。例如:在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的21名高層人員中,只有教育處副處長宋斐如屬於台籍人士。再者,在長官公署的316名中層人員中,台籍人士只有17人,餘皆大陸人。

  大陸人士壟斷權位之後,緊接著是牽親引戚的群帶關係開始出現。中國文化中的「家族政治」的特色,開始在台灣島上「光復」了。例如台中地方法院五十名職員中,有一半職員是院長的親戚;花蓮法院也類似如此﹔農林處檢驗局的葉姓局長一上任之後,把一位具有30年經驗的台省籍技正范錦堂弄走,然後以葉局長的二房姨太太來補缺;高雄有一所學校﹐新任劉姓校長上任之後,竟然聘用了一位不識字的老師,原來這位不識字的老師是校長的岳父大人。而這種現象在日治時代是絕不可能發生的。

  更令台灣人更不平的是,同一個單位、同一個級職、同樣的工作,大陸人領的薪水往往是台灣人的兩倍。並且美其名說是「偏遠地區」的「加薪」。其實在日治時代在台日本人也有「加俸」的差別待遇,但差距還沒有這麼大。

  差別待遇還不要緊,外行領導內行才更叫人咄咄稱奇。在大陸上不熟知甘蔗、蔗糖的人,來了台灣可以當起糖廠的主任、廠長;在大陸上沒有看過火車的人,來了台灣可以當鐵路局的課員,一個月薪水六百元,遠超過一個月只領四百元、擁有十幾年鐵路經驗的台籍副站長。

  最讓台灣人民不能忍受的是官場上的貪污腐化。按中國在抗戰結束後,國民政府一些接收人員到光復區專接收金條、洋房、汽車、高位,和小妾,民間譏稱他們「五子登科」(五子是指金子、房子、車子、位子、女子)。來到台灣的接收人員,也有不少「五子登科」的人。1946年1月底到2月上旬的《民報》上,有關貪污的新聞就有6件之多,平均兩天一件,這些叫人目不暇給的醜聞,讓台灣同胞開了五十年未開之眼界,令台灣人民痛心疾首。所以當時台灣民間把「接收」謔稱為「劫收」。

 
【漫畫】
 
【漫畫】
 
【漫畫】
 
【漫畫】
 
【李筱峰教授:新征服者】
     


上一節下一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