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動畫下一節

●彈出的圖片在您切換視窗後會自動關閉●

第一節 土地取得與開墾組織

  清據台灣後,雖然嚴格限制大陸人民渡海來台,但偷渡入台者卻與日俱增,這些移民進入台灣這塊新天地,維生之道就是取得土地從事開發,帶動台灣的農業開發。

  清領初期台灣的土地型態大致可以分成「無主地」和原住民所屬的「『番』地」。只要不是原住民所有的土地,概屬「無主地」,地權屬官方所有。人民欲開墾土地,要按一定的程序向官府申請。首先必須到縣衙所在地申請土地開墾權,書明欲開墾地域的土名、東西南北的界線。為了避免侵犯原來土著部落界址,或是重墾別人土地的情形,官府會派人先行查勘,並將申請書在墾地公告5個月,如果無人提出異議,才發給墾照或墾單,得到墾單或墾照的申請人稱為墾主。墾主申請到墾照或墾單後,招佃農從事實際拓墾工作。如果能在規定期間內開墾成功,向政府納糧完稅,則可取得該墾地的所有權,成為業戶或業主。

  至於「番地」,則可分為清政府所謂的「生番」地和「熟番」地(「生番」與「熟番的劃分,請參照第三章」)。為避免漢人與原住民衝突,或發生變亂,因此對於「生番」地,清廷採行封山政策,嚴禁漢人入山開墾。對於「熟番」地,清廷初期亦曾禁止漢人向原住民承租土地,但因漢人私自承墾原住民土地者眾,清廷索性於1724年開放「熟番」地予漢人承租拓墾。

  由於清朝初期台灣地廣人稀,業主取得的土地很大,因此有時候底下佃戶得到的土地也因太大而無法獨立耕作,只得再另行招佃,稱為二佃,在這情形下,二佃繳給佃戶的田租就稱為小租,佃戶繳給業主的田賦則稱作大租,業戶則要繳田賦給政府,因此,一般人也稱業戶為「大租戶」,佃戶為「小租戶」,二佃成為實質上的佃農。而佃戶繳給業主的大租,和業主繳給政府的田賦差額,成為業主的利潤,有些業主在土地開發完成後,為逃稅,會故意少報土地面積,如此一來,業主所得到的利潤更大。在這利因下,台灣的墾首制度和大租戶制度非常發達。

  無論大租戶或小租戶,都具有土地所有權關係,這種現象被稱為「一田二主」。若墾首係向原住民承租土地,則墾首之上又有原住民成為大地主,原住民收取的大租則稱為「番大租」,「一田二主」也變成「一田三主」,如果土地一再轉佃,甚至可能會出現「一田四主」、「一田五主」或更多的局面,土地轉佃越多,底下的佃農負擔就越重。

 
【古契約】
 
【農民耕種土地】
   

  一田多主的關係,經過相當時日,土地一再轉佃,往往連佃戶都不知道大租戶是誰。並且,一田多主的情形,使得土地買賣不方便,容易發生產權和田租的紛爭,因此,劉銘傳和日本人治理台灣時,都想消滅這種情形,最後由日本人獲得成功。

  移民開墾土地的經營型態可分為官營和民營兩大類。官營的土地又可分為政府經營、官員經營和軍屯三類。這種土地開發的模式,早在荷蘭和鄭氏王國時代就已經存在,其中政府經營的土地稱之為「官莊」,其收益多做為官員養廉銀或兵餉使用。

  而官員經營模式則是因襲鄭成功時代,大小官員可以自行圈地開墾,其中規模最大且最著名的,為康雍年間總兵張國、藍廷珍以及繼起的藍天秀、張嗣徽在中部大肚溪中游經營的「藍張興莊」,其範圍涵蓋了今天台中縣的太平、大里兩市,烏日鄉一部分,以及台中市東、南區。莊名中的「藍」、「張」即是指藍姓和張姓合作開墾之意。

  清代在台灣各地駐防了各種軍營,稱為「營盤」,台灣現在仍有不少地方稱作「營盤」,便是當時軍營駐紮所遺留的地名;軍人多半在軍營附近就近開發,這些地方便稱作「營盤田」。另在乾隆後期,清廷為防止深山的高山原住民出草殺人,乃募集住在平地的平埔族原住民到「番界」附近居住就近防守,並在近山之地設置關隘,稱為「隘寮」,並給防守的士兵一塊土地開墾,稱作「番屯」,也是軍屯的一類。此外,清廷為籌募士兵的恩賞撫卹經費而設置了「隆恩租地」,其中大部分是由軍人來開發,現在屏東縣的九如鄉,以前叫做「隆恩莊」,就是「隆恩租地」。

 
【隘寮地名】
   

  官營的土地僅是少數,大部分土地仍是由平民所開墾。由於開墾的土地廣大,所以獨立開墾的情形並不多見。大部分土地皆是由群眾合力開墾,而有類似開墾公司的「墾號」產生,現在台灣有許多地方以「股」為名,其緣由便是當年墾首合股向官方領得某地域之墾照,共同出資,廣招墾丁,從事開墾,墾成後地名以「股」為名,如台北縣的五股鄉、台南縣的七股鄉……等;又有以「分」、「份」為名的,即合力出資開墾者,在墾成後,將其股份分得之土地再細份,後來在該地形成聚落時,以墾首分得之份名為地名。如台北松山有個「五分埔」、苗栗有個頭份鎮、台北著名的觀光景點「九份」……等。

  清代著名的合股開墾事例,包括有1709年(康熙48年),有5位股東陳憲伯、陳逢春、賴永和、陳天章、戴歧伯組成「陳賴章」墾號在台北盆地開墾,其開墾的範圍廣至包括了今天的永和、秀朗、八里、泰山、新莊一帶,相當於台北盆地淡水河兩岸的大部分地區;雍正乾隆年間則有張達京、陳周文、秦豋鑑、江又金、廖朝孔、姚德心等墾戶組成「六館業戶」,以向岸里社平埔族「割地換水」的方式,開墾台中平原,其範圍亦廣至今天台中縣之神岡、大雅、潭子、豐原、石岡等五鄉市,以及台中市南屯、北屯二區;1796年,有漳州人吳沙率領漳、泉、粵三籍移民進入蘭陽平原開墾,使蘭陽溪以北的土地盡入漢人之手;1831年,有客家人姜秀鑾,結合福佬人林德修、周邦正組成「金廣福」墾號,合力開墾今天新竹縣的北埔、寶山、峨嵋三鄉。以上數例,都是清朝時期重要開墾的事例。

 
【「陳賴章」墾約】
 
【吳沙像】
 
【吳沙墓】
 
【慈天宮】
 
【「金廣福」公館今貌】
 
【漢人土地開發時間圖】
【金廣福】
【簡炯仁談吳沙】

  除此之外,以家族或同鄉的力量拓墾也很普遍,如施世榜家族以「施長齡」墾號拓墾了大部分的彰化平原;張士箱家族拓墾雲林平原,都是以家族的力量從事拓墾事業的著名例子。現在台灣有不少地方,是以姓氏或中國原鄉加上「厝」、「屋」、「寮」字為名的,如王厝、賴厝、宋屋、詔安厝、同安寮等等,便是由這類的開墾方式而留下的地名。

 
【地名】
   

●彈出的圖片在您切換視窗後會自動關閉●


導讀動畫下一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