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節下一節

●彈出的圖片在您切換視窗後會自動關閉●

第二節 政治民主化

      李登輝繼任總統後,首先最大的一項政治變革就是解決1947年以來,即未再改選的「萬年國會」問題。在「老賊下臺」的社會輿論催逼下,當時還是由俞國華主持的行政院,終於在1988年11月7日通過「第一屆資深中央民意代表自願退職條例」草案,翌年(1989年)元月26日立法院隨即通過此條例。3月1日起,開始受理這批過去號稱為「法統」所繫的老代表的申請退職。他們每人最高可領退職金546萬元。

     
    【萬年國會】
     
    【國會衝突】
       

      時序進入1990年代,在野要求變法維新的聲浪益加增大,而國民黨內部的權力鬥爭也更加明顯。首先「資深中央民意代表自願退職條例」通過後,雖然給予老代表相當優厚的條件,但有部分老代表、老委員表示抗退,並且醞釀抵制李登輝。1990年2月20日國民大會在陽明山中山樓召開,準備選舉第八任總統,卻爆發所謂「二月政爭」。國民黨「主流派」的李登輝,遭到所謂「非主流」派的挑戰,非主流派準備推出林洋港和蔣緯國與之競選。

      「二月政爭」的結果,終於引發了「三月學運」。3月16日下午,數百名大專院校學生集中在中正紀念堂靜坐,抗議國民大會濫權。自19日起,開始大規模靜坐抗議活動,動員全國學生數千人,要求解散國會、總統民選、加速民主改革。他們並發起「全民逼退老賊簽名運動」(按民間謔稱那些經年不經改選的「中央民意代表」為「老賊」)。最後,李登輝總統接見教授及學生代表,應允召開國是會議,儘速解決學生所提的問題。

     
    【三月學運】
     
    【郝柏村組閣】
       

      儘管部份的資深「中央民代」抗拒退職,但是「萬年國會」的問題,終於以釋憲方式做了政治性解決。6月20日,司法院大法官會議對「第一屆資深中央民意代表任期問題釋憲案」作成第261號解釋,指出資深民代應該於民國80年(1991年)12月30日以前終止行使職權,並由政府適時辦理全國性第2屆中央民代選舉。被民間罵為「老賊」的資深民代,至此其退職已成定局。

      接著,執政當局開始著手準備進行其所謂「一機關、兩階段修憲」工作。1991年(民國80年)4月8日,國民大會臨時會議揭幕。至21日,三讀通過制定「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並廢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4月30日,李登輝總統宣告,動員戡亂時期於5月1日零時起終止。同時公布「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廢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

      「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的廢除,說明著臺灣不再視中共政權為叛亂團體,結束對北京當局的敵對態度,甚至也可以說是承認中共政權的一個先決條件,這應該說是對北京當局一個善意的表示。

      此外,「戡亂」的終止,也意味著台灣的政治要納入憲政常軌,在「法的最高位階」─憲法─之上,不該再有一個更高的特別法。而冠上「戡亂時期」頭銜的許多特別法(例如令人毛骨悚然的「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也將一併鬆綁。

      不過﹐長久以來威脅人民生命自由既深且鉅的〈懲治叛亂條例〉,仍然存在;此外,刑法100條中尚有所謂「預備或陰謀」內亂罪之規定,仍予統治者有羅織人民入罪的機會,對人權還是一大威脅。

      果然,正在終止「戡亂」的同時,1991年5月9日,調查局對於參加史明的「獨立台灣會」的陳正然、廖偉程等4名青年學生,以叛亂罪名逮捕,立刻引起社會各界及大學教授、學生的集體抗議。認為此案是解嚴以來最嚴重的侵害人權案件。學運團體發起「烽火遍地」,校園同步罷課靜坐抗議。5月12日,100多名大學教師和學生在中正紀念堂前靜坐示威。次日,文化界發起520請願遊行,要求廢止懲治叛亂條例及刑法100條。

      同年8月,被列為「黑名單」遭禁足在海外的人士,王康陸、張燦鍙、李應元、郭倍宏等,紛紛闖關回台被捕,國內情勢緊繃,各界指出,除惡務盡,應廢除既違憲又侵犯人權的刑法100條。於是9月21日,「臺灣教授協會」的學者,結合其他社運團體共同成立「100行動聯盟」,並在10月10日發動「廢惡法•反閱兵」行動。雖然遭到警方強制驅離,但翌年(1992年)5月16日,立法院終於通過修正刑法100條,刪去該條文中有關預備或陰謀犯的規定。台灣的人權發展,又獲得一大進步。

      在修正刑法100條的兩個半月後,1992年7月31日,扮演著特務政治角色之一的警備總司令部也予以裁撤。過去各機關內專門負責思想監控的「人二室」,也紛紛裁撤。台灣至此逐漸擺脫白色恐怖的陰影。人人可以自由討論各種不同的政治見解,不必擔心會遭逮捕。

     
    【反對白色恐怖遊行】
     
    【廢除刑法一百條遊行】
     
    【台獨言論】
     

      1987年12月18日,美國「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 )所公佈的人權報告中,台灣已名列全世界80個「完全自由國家」之列。自此而後,台灣每年都被該組織評鑑列在「完全自由國家」,與海峽對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被列在「完全不自由國家」,形成強烈的對比。

      李登輝掌政後,總統直選的訴求也逐漸顯出。總統民選的呼聲,跟所有的民主改革要求一樣,都先發自在野的聲音,並非來自執政的國民黨。1990年6月的國是會議中,民進黨及其他在野人士,再提出總統民選的訴求,雖然引起相當爭論,但最後總算獲得「直選」的結論。

      1992年3月下旬的國民大會臨時會議的修憲中,儘管國民黨以絕對優勢進行外界所謂的「一黨修憲」,不過,國民黨內部對於總統的選舉辦法,「主流」與「非主流」兩派意見相當歧異,前者贊成「直接選舉」,非主流的右派保守勢力則企圖推翻國是會議之共識而主張間接選舉總統,並巧妙地稱之為「委任直選」。國民黨內部發生激烈紛爭,從3月中旬國民黨的三中全會,到國民大會的臨時會上,兩派人物,如梁肅戎等人認為「採公民直選就等於台灣人公民投票,將來很可能有偏差」。總統直接民選,即意味政治的本土化,這是保守勢力所最擔心的事。郝柏村說:「國民黨如果本土化,國民黨就亡了。」

      4月19日,民進黨發起一項主張總統直接民選的大遊行,抗爭了數天才止。接著,5月24日,有感於「一黨修憲」的國民大會的濫權與擴權,「台灣教授協會」及各學運團體,又在台北市發動一次「廢國大、反獨裁」的盛大遊行。在旺盛民氣的催化下,落實總統直接民選的環境,逐漸成熟。

     
    【總統直選大遊行】
     
    【總統直選大遊行】
     
    【總統直選大遊行】

      1994年5月2日舉行國民大會第4次臨時會,並負責第3次的修憲任務。。7月29日,國民大會第3次修憲程序完成三讀,通過「總統選舉方式將改由中華民國自由地區全體人民直接選舉之,自民國85年(1996年)第九任總統、副總統選舉實施」。

      1996年3年23日,台灣終於舉辦有史以來首次總統的民選。1995年8月,監察院長陳履安寄回國民黨黨證,辭去監察院長之職,宣布參選總統,並邀律師王清峰搭檔參選;隔週,李登輝宣布參加國民黨黨內初選,李登輝找了當時擔任行政院長的連戰作搭檔;國民黨副主席林洋港,則結合反對李登輝本土化政策甚力的另一位副主席郝柏村,也出馬參選;民進黨則經過長達4個多月的兩階段黨內初選,最後彭明敏擊敗許信良、林義雄、尤清,脫穎而出,以謝長廷為競選夥伴,參選總統。

      四組參選人馬經過數次電視辯論,選戰激烈。選舉活動期間,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台灣海峽舉行飛彈試射和三波軍事演習,對台灣人民進行文攻武嚇。中國的飛彈演習引起台海緊張,國際社會對於中國這種粗魯的行為,紛紛表示不滿與指責,美國更採取具體行動,派出「獨立號」和「尼米茲號」兩艘航空母艦航近台灣海峽就近觀察。

      這場被國際輿論形容為「槍口下的台灣」的選舉,於3月23日順利完成投票,投票率高達76.4%,李登輝、連戰以5,813,699票,當選第一屆的民選總統,得票率54%;第二高票的彭明敏、謝長廷,得2,274,586票,得票率21.13%;林洋港、郝柏村得1,603,790票,得票率14.90%;陳履安、王清峰獲1,074,044票,得票率9.98%。

     
    【李連配】
     
    【彭謝配】
     
    【林郝配】
     
    【陳王配】
     

      這次台灣民選總統,在歷史上具有相當的意義。國民黨政府自1949年入台之後,因為憲政運作的長期癱瘓,逐漸失去民意基礎。對台灣本地而言,國民黨統治集團逐漸被譏為「外來政權」。自蔣經國主政後,雖然大力起用本地人,但這並不表示國民黨的真正「本土化」和「民主化」,反而是「入其殼」的本地人的「國民黨化」,「外來政權」之性質並未褪色。自1991年「萬年國會」的「老代表」們紛紛退位,接著,國民大會、立法院相繼全面改選後,這個「外來政權」的「外來」色彩顯然褪色不少。而今,總統也由公民直接票選產生,這樣民選產生的政府,就很難完全說是外來政權。

      到了2000年3月,代表民進黨的陳水扁、呂秀蓮,以39%相對多數的選票,擊敗代表國民黨的連戰、蕭萬長,以及從國民黨出走的宋楚瑜,在台灣執政達五十餘年的國民黨就此下台,台灣出現史上第一次政黨輪替。

      「精省」也是1990年代重要的改革。台灣的憲法和行政區,一直停留在「35行省」的大中國舊體制的設計,形成台灣省與中央政府在人口上有81%重疊,管轄的土地面積有98%重疊,而且產生全世界最畸型的「一省二市」行政區,與疊床架屋的四級政府,導致資源分配的嚴重扭曲及浪費。

      因此,對於這種疊床架屋的制度,早有有識之士提出改革之方,例如坐滿10年政治獄出獄的雷震,曾經寫了一份洋洋萬言的《救亡圖存獻議》呈給蔣中正總統,提出「廢除『省級』制度,以求行政組織能配合目前的現實環境」的建議。雷震的建議,沒有被統治當局所接受。

     
    【台灣省長選舉】
     
    【台灣省長選舉】
     
    【台北市長選舉】

      此後,在80年代以降的民主運動中,仍有在野人士陸陸續續提出廢省及調整行政區的改革意見,但仍不為政府當局所接受。其認為廢了省,無異是促使台灣獨立,這是他們所不能忍受的。

     
    【廢省爭議】
     
    【國家發展會議】
     
    【末代省議會】

      時序進入90年代,台灣開始民主化,經過修憲之後,不再是官派省主席,改為省長民選。1994年12月3日,舉行台灣有史以來的省長民選(北、高兩院轄市市長也同時民選)。國民黨的宋楚瑜擊敗民進黨的陳定南當選省長。省長改為民選固然是民主化的表現,但是疊床架屋的畸型體制依然未變,廢省之議仍然存在。

      1996年(民國85年)12月,李登輝召集朝野人士舉開國家發展會議,廢省之議仍被提出,最後達成「凍省」的共識。但時任省長的宋楚瑜則炮打中央,極力反對,認為這是針對他而來的權力鬥爭。宋甚至於12月31日,祭出辭職手法對抗黨中央,一旦辭呈批准,必須辦理補選,將不堪煩擾。但是中央對宋的辭呈留中不發,宋只好以「請辭待命」自我解釋,繼續留在省長任上。

      在反動勢力的掣肘下,廢省不成只好「凍省」,最後更妥協成「精省」。1997年7月18日,第3屆國民大會第2次會議三讀通過修改後的「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完成「精省」的法定程序。1998年下半年,中央20多個相關機關開始與省府各廳、處、會暨所屬部分二級機關,完成業務與人力移撥的計畫書(例如行政院農委會對應省農林廳)。12月1日為法定期限,台灣省長、省議會終於走進歷史。


上一節下一節